关于tin生日和自己想法的一篇文

很抱歉,迟到了。

生日快乐啊!婷婷。以及已经迟到了数个月的十周/年快乐。入坑晚真是太对不住了x

其次还有很抱歉,我没有贺图。能了解到这是个多么糟糕的事实,但还是想鼓起勇气写下这些话语。但愿这贫瘠的文字继承了我的呼吸,那些炽/热滚烫的心脏里迸发的力量,同你歌声里的力量重合。其实谁都心知肚明,你的歌声里蕴含/着的是我们的动力。

每个飞机刺破夜幕的晚上,或者是盯着“滴答作响”时钟的瞬间,倘若有歌声缠绕,便会浮想联翩。至少对我而言,你是光,也是爱的化身,跌落在那些我不得不面对的黑暗前路。

倾尽全力歌唱的你,究竟会是怎么样的?我没有概念。我只知道,想去看你的演唱会,这是我的目标。


最早接触到akatin的时候,我刚上初三。16年的那个冬天,繁琐的月考接憧而来。大面积的作业海潮几近将我吞没,动作磨蹭的我,在作业与考试间拼命挣扎。数学课上又是不知道多少次的瞌睡,跟姬友一块被数学老师精神攻击,什么看上去都糟糕透顶。

点开番剧的时间也少之又少。那个时候我用两夜时间补完所有的《阿松》后,开始找周边听听看看。封面是张关东煮的视频吸引了我,点进去就是一阵迷之对白,差点没把我吓倒(;′⌒`)对着关东煮听到一半,实在是觉得太过跳脱便左上角跑了。

这之后我还是过着一样的生活,每天上上下下四楼,学校破旧的教室里挤满去向不同的同学。在努力的同学依旧埋头奋笔疾书,要去职高的同学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这种如临大敌的气氛直至中考结束前绝对不会消失,每个候考生都像是高压锅,吃不准下一秒就爆炸了。

周末之余逛B站的时候,看见封面外星人很有意思的视频,于是又点了进去...(奶油糖的《太阳系迪斯科》)开头就...嗯。但是很神奇地,跟上次不同,我居然很耐心地听完并且还跟着唱了起来。一种很嗨的感觉把身体里的倦怠扫除了大半,大晚上单集循环好久,像是狂欢般又唱又叫,就差没扰民。尤其有好几个句子唱得女子力爆表,也有几个低音唱得很苏。或许刚开始听会觉得乱,又有点躁,但是这样闹腾的气氛正是低气压的我所需的。当时好感度突然蓄到满格,便入了坑。听着他这样彪上云霄的高音,因学习而压抑的情绪全部被声带所撕碎,快乐原来是这么美好。

有好几个星期都在姬友耳边叨叨被我发现的这位唱见,听得她耳朵发茧——虽然说得她也入了唱见,但是没有成tin厨。(遗憾)

很开心的事情,给面临中考的我极大的心灵减压。尤其在保送生走之后,本来因保送考选拔而心情低落的我,在你的歌声里逐渐拾回快乐。我逐渐去翻看你的资料,想更多地了解你。

我会随着高音版的《逐渐变高》飙高音,丝毫不在意父亲严厉的目光;我也会随着《人生多离别》浅浅吟唱,在你全全投入感情的字里行间感受以你歌声演绎的离别之痛;我还会在晚上作业间边听歌写作业,哪怕夜晚再长台灯再刺眼,有你的歌声我仿佛就再不用形影相吊,默默将这孤寂咀嚼消化。

真的很感谢你!无法言说,作为支持我走向中考的力量之一,我仍旧怀念那段痛并快乐着的时光。回忆起来好像就在昨天,依旧触手可及。


中考结束后的日子里,在姐姐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翻圝墙。只有一个月短短几天的时间,我跑到推上点红心,或是翻遍这个月的推。虽然看不懂日文,但是能看见就会感到安心。(虽然后来vpn都挂了qwq)

至今为止也是如此,看到tin投稿能抢前支持就尽量支持。每首tin翻唱的歌都能够循环上好久,隔段时间听也能听出不同的味道。最早听到高音感到的兴奋惊艳也逐渐变成对于tin嗓子的关怀。(《雨与佩特拉》混着血...心疼)低音一如既往地直戳人心。现在看见大家调侃婷婷唱歌熊时也只会微微一笑,然后想起自己也曾经这么想过。现在每天都听他“胡闹”,反倒能静下心去好好写作业。情绪仍然会大起大落,但那就是人生啊。听听tin的歌,大概是悲伤的阴霾也会被他的奋力、他的歌喉、他的积极情绪所驱走吧!

虽然被戴上“熊”的标签,但实际上每首歌tin都有认真在唱。

我不记得在哪看到过这句赤ソ说的话,现在仍然还记得。不管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样的事情,听到tin的歌声仍会保存那份感动和初衷。回忆起来的时候,他的歌声已经成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没再逃开,也没再不接受,反而彻底喜欢上了他。

我想好好地学会日语,能跟他流畅地交流。(怕不是激动到语无伦次)

我想早点学会自己挣些钱,以自己独立的身份去看他的演唱会,以自己独立的身份买他的专。(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买到)

我还想好好琢磨画风,画些跟tin相关的摸鱼。(实力画渣)

最后还是回归到学习上,希望能够在快要到来的(淡圈的)两年,继续听到你的歌声。我们的一生都是征程——什么时候,也会站在你的跟前说: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お疲れ様です!!”“ありがとう!!!”


    4 2018-09-09 很抱歉,迟到了。 生日快乐啊!婷婷。以及已经迟到了数个月的十周/年快乐。入坑晚真是太对不住了x 其次还有很抱歉,我没有贺图。能了解到这是个多么糟糕的事实,但还是想鼓起勇气写下这些话语。但愿这贫瘠的文字继承了我的呼吸,那些炽/热滚烫的心脏里迸发的力量,同你歌声里的力量重合。其实谁都心知肚明,你的歌声里蕴含/着的是我们的动力。 每个飞机刺破夜幕的晚上,或者是盯着“滴答作响”时钟的瞬间,倘若有歌声缠绕,便会浮想联翩。至少对我而言,你是光,也是爱的化身,跌落在那些我不得不面对的黑暗前路。 倾尽全力歌唱的你,究竟会是怎么样的?我没有概念。我只知道,想去看你的演唱会,这是我的目标。 最早接触到akatin的时候,我刚上初三。16年的那个冬天,繁琐的月考接憧而来。大面积的作业海潮几近将我吞没,动作磨蹭的我,在作业与考试间拼命挣扎。数学课上又是不知道多少次的瞌睡,跟姬友一块被数学老师精神攻击,什么看上去都糟糕透顶。 点开番剧的时间也少之又少。那个时候我用两夜时间补完所有的《阿松》后,开始找周边听听看看。封面是张关东煮的视频吸引了我,点进去就是一阵迷之对白,差点没把我吓倒(;′⌒`)对着关东煮听到一半,实在是觉得太过跳脱便左上角跑了。 这之后我还是过着一样的生活,每天上上下下四楼,学校破旧的教室里挤满去向不同的同学。在努力的同学依旧埋头奋笔疾书,要去职高的同学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这种如临大敌的气氛直至中考结束前绝对不会消失,每个候考生都像是高压锅,吃不准下一秒就爆炸了。 周末之余逛B站的时候,看见封面外星人很有意思的视频,于是又点了进去...(奶油糖的《太阳系迪斯科》)开头就...嗯。但是很神奇地,跟上次不同,我居然很耐心地听完并且还跟着唱了起来。一种很嗨的感觉把身体里的倦怠扫除了大半,大晚上单集循环好久,像是狂欢般又唱又叫,就差没扰民。尤其有好几个句子唱得女子力爆表,也有几个低音唱得很苏。或许刚开始听会觉得乱,又有点躁,但是这样闹腾的气氛正是低气压的我所需的。当时好感度突然蓄到满格,便入了坑。听着他这样彪上云霄的高音,因学习而压抑的情绪全部被声带所撕碎,快乐原来是这么美好。 有好几个星期都在姬友耳边叨叨被我发现的这位唱见,听得她耳朵发茧——虽然说得她也入了唱见,但是没有成tin厨。(遗憾) 很开心的事情,给面临中考的我极大的心灵减压。尤其在保送生走之后,本来因保送考选拔而心情低落的我,在你的歌声里逐渐拾回快乐。我逐渐去翻看你的资料,想更多地了解你。 我会随着高音版的《逐渐变高》飙高音,丝毫不在意父亲严厉的目光;我也会随着《人生多离别》浅浅吟唱,在你全全投入感情的字里行间感受以你歌声演绎的离别之痛;我还会在晚上作业间边听歌写作业,哪怕夜晚再长台灯再刺眼,有你的歌声我仿佛就再不用形影相吊,默默将这孤寂咀嚼消化。 真的很感谢你!无法言说,作为支持我走向中考的力量之一,我仍旧怀念那段痛并快乐着的时光。回忆起来好像就在昨天,依旧触手可及。 中考结束后的日子里,在姐姐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翻圝墙。只有一个月短短几天的时间,我跑到推上点红心,或是翻遍这个月的推。虽然看不懂日文,但是能看见就会感到安心。(虽然后来vpn都挂了qwq) 至今为止也是如此,看到tin投稿能抢前支持就尽量支持。每首tin翻唱的歌都能够循环上好久,隔段时间听也能听出不同的味道。最早听到高音感到的兴奋惊艳也逐渐变成对于tin嗓子的关怀。(《雨与佩特拉》混着血...心疼)低音一如既往地直戳人心。现在看见大家调侃婷婷唱歌熊时也只会微微一笑,然后想起自己也曾经这么想过。现在每天都听他“胡闹”,反倒能静下心去好好写作业。情绪仍然会大起大落,但那就是人生啊。听听tin的歌,大概是悲伤的阴霾也会被他的奋力、他的歌喉、他的积极情绪所驱走吧! 虽然被戴上“熊”的标签,但实际上每首歌tin都有认真在唱。 我不记得在哪看到过这句赤ソ说的话,现在仍然还记得。不管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样的事情,听到tin的歌声仍会保存那份感动和初衷。回忆起来的时候,他的歌声已经成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没再逃开,也没再不接受,反而彻底喜欢上了他。 我想好好地学会日语,能跟他流畅地交流。(怕不是激动到语无伦次) 我想早点学会自己挣些钱,以自己独立的身份去看他的演唱会,以自己独立的身份买他的专。(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买到) 我还想好好琢磨画风,画些跟tin相关的摸鱼。(实力画渣) 最后还是回归到学习上,希望能够在快要到来的(淡圈的)两年,继续听到你的歌声。我们的一生都是征程——什么时候,也会站在你的跟前说: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お疲れ様です!!”“ありがとう!!!”

【乔弗】魔王殿下与他的骑士 1~2

设定是魔王乔╳骑士弗…这是反派与正派间的恋爱!
没写过这对想试试手…
----------------------------------------------------------------------------
魔王殿下与他的骑士
1.
致尊敬的弗雷德骑士团团长:
        骑士阁下,经皇家魔法协会的调查与长期观测,近日发现魔族气息紊乱,群魔躁动。
        长此以往,恐怕会伤害到边境的人族居民。因此,特别请求您率领我国的精锐士兵前去探查躁动原因,尽快找到问题根源。

皇家魔法协会

2018.7.29
弗雷德把这封魔法协会的“鸡毛信”夹在《骑士手册》中,看见下一封信时只是瞳孔微缩,没多久便恢复司空见惯的神情。那封信,不,准确地说那个封袋,让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他并没有把它拆开,也没狠心破坏上面的邮戳和玫瑰封蜡。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摊开羊皮纸蘸了墨水写起回信。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得蜡滴上一阵光晕迷离。玫瑰花瓣仿佛真实得到了滋润,散发出淡雅芳馥的香味。
唉。
果然还是那个人送来的,这个月的第五个封袋。骑士眉间微蹙,握着羽毛笔的手不禁加快速度,在羊皮纸上留下一行行端正清秀的字迹。
关于群魔躁动,其中的原因他心知肚明。除去留在境内的魔族,人族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接到与魔族相关的任何信息了。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那位新上台的魔王阻塞这两族间的往来。
自从人族与魔族签订停战协议后,彼此间已经相安无事地过去了二十年。大概是所有人都对两族的无休止的战争疲倦不堪,毕竟家破人亡、两败俱伤并不是老百姓想要的。再说赢又如何,与其在自家历史那留下屈辱悔恨,不如放下武器握手言和。幸而首领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内外高涨的和平呼声里,蒙蔽双眼的仇恨布条被摘落。人族与魔族实现互相连通的愿望,不能说所有的仇恨都因两族交好而弥除,但是发生摩擦的次数总归是减少许多。
就在迎来两族交好的第二十个年头,出人意料,新魔王竟单方面切段了两族间的联系。魔族的动静在一夜之间便消失无踪,活像好朋友吵架闹别扭;再没过多久,也就是现在,群魔骚乱。这让国内人心惶惶,一时间“阴谋论”、“破裂论”层出不穷。
弗雷德停笔摊开左手手掌,因热度融化的玫瑰流下暗红的蜡滴,黏糊在他掌心的疤痕上,看起来有点像流血——事实上,这处地方在二十年前那场战争中也着实见过血。指尖划过蜡块,记忆由触感引出:
魔族士兵手中沾满同胞血液的银刃。
刀尖入骨时锥心般的疼痛。
血腥味与与泥腥味混杂着愈飘愈远的声音。

纸巾拂过掌面,封袋里蓝色一角滑进弗雷德的视野中。他摇摇脑袋,穿好盔甲,携上写给皇家魔法协会的信件和五个封袋,骑马向边境奔去。

致尊敬的皇家魔法协会成员:
        有关群魔躁动,在下也有所察觉。自现任魔王上台后,人魔间交往日渐封闭。时至今日,若不入魔族领土探查明白,实在欠妥。只怕这停战协议争取来
的友谊又将毁于一旦。
        在下已亲自出动,打算独自前去与魔王针对两族外交、贸易等进行交涉商榷。希望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骑士团团长弗雷德

2018.7.30

2.
弗雷德敢只身入虎穴,也不是毫无道理可言。毕竟现在两族仍处于相互交好的时段,量是刚上位的魔王也不敢撕破脸皮挑起战争。
还有就是,封袋里这些不请自来的精致画像。
一想起这个,弗雷德有点哭笑不得。第一次收到自己的肖像画时,他还以为是哪个想加入骑士团的小年轻给自己的薄礼,盯着看脸红了半会才收起来。直至第二个封袋出现,他才意识哪里有些不太对。古典画的笔触,勾勒出的形象栩栩如生。画像中蓝发披肩的自己,逆光翻越着古籍,眉间透出的英灵之气让人不禁流连赞叹。而正是如此之惟妙惟肖,也叫弗雷德开始怀疑起寄件人的身份。他把封蜡玫瑰到画像仔细检查几遍,总算是在画的右下角发现一个小小的“乔罗”的署名。
大跌眼镜。弗雷德实在是无法形容当时的不可思议,对乔罗这个魔族的心境也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据说二十八岁成为新魔王的他,仅是靠着智取和能力取得权位——可想而知是一位怎样可怕的魔族了。
然而这位魔王,现在却给弗雷德这个只是小有名气的骑士团长寄来了两幅没有任何魔力残留的画像!!
“原来魔王这么闲的吗……”

他神色一暗,手指紧紧攥住封袋,生怕在这个鱼龙混杂的魔族集市里被人抢走。身上早已换下那身正气凛然的骑士盔甲,取而代之的则是魔族的传统服饰。陌生的空气紧张地流动着,吆喝声传进他的耳廓。有些振聋发聩,脑仁被这喧嚷吵得发胀。四下张望没有人发现自己,便将金币一把塞进受宠若惊的女裁缝手里。
从边境混水摸鱼到集市来,真是把他给憋坏了。好好的骑士当间谍使,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出的馊主意。“魔法协会的那帮老爷子是有多久没洗衣服了……”弗雷德嫌弃地扯着身上满是污渍的衣襟嘀咕道。他想赶紧找处地儿换掉,无奈摊前店后都是魔族老百姓,最后还是折回女裁缝的小作坊借用下。
“呼——”大概是终于能摆脱脏衣,弗雷德唏嘘着将衣裳换下,脑袋里紧绷的弦也一同松弛下来。口袋里余下的金币应该够做盘缠,理好所有的衣服褶皱,身后好巧不巧传来的几声窸窣,让他停住离去的脚步。转头望去,尽管表面仍旧淡定自若,心底已暗叫糟糕。
不会…不会是被人发现了吧?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的魔族少年。睡眼惺忪地从布料中探出脑袋,看见正要离去的弗雷德,大眼瞪小眼了几秒,便倒头睡去。
弗雷德好歹也是正统骑士出身,他三步两下冲过去将少年摇醒,对方嗯哼一声,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对弗雷德嘟囔道:“我不说就是了…你放开让我再睡
会…”这么说弗雷德更崩溃了,他像是害怕对方睡着用力摇他,情急之下道:“你要不跟我走吧!”
原本只是想让少年说出他发现的秘密,结果却阴差阳错地冒出这么句令人误解的话,弗雷德感觉脸上一阵火烧。没等他否认,面颊处又是一阵柔软的触感。
魔族少年抬头亲吻了他的脸颊。
借着小作坊里昏暗的光线,弗雷德总算勉强看见那少年抿起的嘴唇。因睡意盈满水汽的蓝眸正如他的低喃:“好。”
“我跟你走。”

    2 30 2018-08-02 设定是魔王乔╳骑士弗…这是反派与正派间的恋爱!没写过这对想试试手…----------------------------------------------------------------------------魔王殿下与他的骑士 1. 致尊敬的弗雷德骑士团团长: 骑士阁下,经皇家魔法协会的调查与长期观测,近日发现魔族气息紊乱,群魔躁动。 长此以往,恐怕会伤害到边境的人族居民。因此,特别请求您率领我国的精锐士兵前去探查躁动原因,尽快找到问题根源。 皇家魔法协会 2018.7.29 弗雷德把这封魔法协会的“鸡毛信”夹在《骑士手册》中,看见下一封信时只是瞳孔微缩,没多久便恢复司空见惯的神情。那封信,不,准确地说那个封袋,让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他并没有把它拆开,也没狠心破坏上面的邮戳和玫瑰封蜡。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摊开羊皮纸蘸了墨水写起回信。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得蜡滴上一阵光晕迷离。玫瑰花瓣仿佛真实得到了滋润,散发出淡雅芳馥的香味。 唉。 果然还是那个人送来的,这个月的第五个封袋。骑士眉间微蹙,握着羽毛笔的手不禁加快速度,在羊皮纸上留下一行行端正清秀的字迹。 关于群魔躁动,其中的原因他心知肚明。除去留在境内的魔族,人族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接到与魔族相关的任何信息了。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那位新上台的魔王阻塞这两族间的往来。 自从人族与魔族签订停战协议后,彼此间已经相安无事地过去了二十年。大概是所有人都对两族的无休止的战争疲倦不堪,毕竟家破人亡、两败俱伤并不是老百姓想要的。再说赢又如何,与其在自家历史那留下屈辱悔恨,不如放下武器握手言和。幸而首领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内外高涨的和平呼声里,蒙蔽双眼的仇恨布条被摘落。人族与魔族实现互相连通的愿望,不能说所有的仇恨都因两族交好而弥除,但是发生摩擦的次数总归是减少许多。 就在迎来两族交好的第二十个年头,出人意料,新魔王竟单方面切段了两族间的联系。魔族的动静在一夜之间便消失无踪,活像好朋友吵架闹别扭;再没过多久,也就是现在,群魔骚乱。这让国内人心惶惶,一时间“阴谋论”、“破裂论”层出不穷。 弗雷德停笔摊开左手手掌,因热度融化的玫瑰流下暗红的蜡滴,黏糊在他掌心的疤痕上,看起来有点像流血——事实上,这处地方在二十年前那场战争中也着实见过血。指尖划过蜡块,记忆由触感引出: 魔族士兵手中沾满同胞血液的银刃。 刀尖入骨时锥心般的疼痛。 血腥味与与泥腥味混杂着愈飘愈远的声音。 纸巾拂过掌面,封袋里蓝色一角滑进弗雷德的视野中。他摇摇脑袋,穿好盔甲,携上写给皇家魔法协会的信件和五个封袋,骑马向边境奔去。 致尊敬的皇家魔法协会成员: 有关群魔躁动,在下也有所察觉。自现任魔王上台后,人魔间交往日渐封闭。时至今日,若不入魔族领土探查明白,实在欠妥。只怕这停战协议争取来的友谊又将毁于一旦。 在下已亲自出动,打算独自前去与魔王针对两族外交、贸易等进行交涉商榷。希望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骑士团团长弗雷德 2018.7.30 2. 弗雷德敢只身入虎穴,也不是毫无道理可言。毕竟现在两族仍处于相互交好的时段,量是刚上位的魔王也不敢撕破脸皮挑起战争。 还有就是,封袋里这些不请自来的精致画像。 一想起这个,弗雷德有点哭笑不得。第一次收到自己的肖像画时,他还以为是哪个想加入骑士团的小年轻给自己的薄礼,盯着看脸红了半会才收起来。直至第二个封袋出现,他才意识哪里有些不太对。古典画的笔触,勾勒出的形象栩栩如生。画像中蓝发披肩的自己,逆光翻越着古籍,眉间透出的英灵之气让人不禁流连赞叹。而正是如此之惟妙惟肖,也叫弗雷德开始怀疑起寄件人的身份。他把封蜡玫瑰到画像仔细检查几遍,总算是在画的右下角发现一个小小的“乔罗”的署名。 大跌眼镜。弗雷德实在是无法形容当时的不可思议,对乔罗这个魔族的心境也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据说二十八岁成为新魔王的他,仅是靠着智取和能力取得权位——可想而知是一位怎样可怕的魔族了。 然而这位魔王,现在却给弗雷德这个只是小有名气的骑士团长寄来了两幅没有任何魔力残留的画像!! “原来魔王这么闲的吗……” 他神色一暗,手指紧紧攥住封袋,生怕在这个鱼龙混杂的魔族集市里被人抢走。身上早已换下那身正气凛然的骑士盔甲,取而代之的则是魔族的传统服饰。陌生的空气紧张地流动着,吆喝声传进他的耳廓。有些振聋发聩,脑仁被这喧嚷吵得发胀。四下张望没有人发现自己,便将金币一把塞进受宠若惊的女裁缝手里。 从边境混水摸鱼到集市来,真是把他给憋坏了。好好的骑士当间谍使,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出的馊主意。“魔法协会的那帮老爷子是有多久没洗衣服了……”弗雷德嫌弃地扯着身上满是污渍的衣襟嘀咕道。他想赶紧找处地儿换掉,无奈摊前店后都是魔族老百姓,最后还是折回女裁缝的小作坊借用下。 “呼——”大概是终于能摆脱脏衣,弗雷德唏嘘着将衣裳换下,脑袋里紧绷的弦也一同松弛下来。口袋里余下的金币应该够做盘缠,理好所有的衣服褶皱,身后好巧不巧传来的几声窸窣,让他停住离去的脚步。转头望去,尽管表面仍旧淡定自若,心底已暗叫糟糕。 不会…不会是被人发现了吧?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的魔族少年。睡眼惺忪地从布料中探出脑袋,看见正要离去的弗雷德,大眼瞪小眼了几秒,便倒头睡去。 弗雷德好歹也是正统骑士出身,他三步两下冲过去将少年摇醒,对方嗯哼一声,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对弗雷德嘟囔道:“我不说就是了…你放开让我再睡会…”这么说弗雷德更崩溃了,他像是害怕对方睡着用力摇他,情急之下道:“你要不跟我走吧!” 原本只是想让少年说出他发现的秘密,结果却阴差阳错地冒出这么句令人误解的话,弗雷德感觉脸上一阵火烧。没等他否认,面颊处又是一阵柔软的触感。 魔族少年抬头亲吻了他的脸颊。 借着小作坊里昏暗的光线,弗雷德总算勉强看见那少年抿起的嘴唇。因睡意盈满水汽的蓝眸正如他的低喃:“好。” “我跟你走。”